偶然在网上上看到“据说史上最忧伤的狗和最讨打的猫”,不觉唤起我对于猫猫狗狗的一些感触。我不喜“宠物”这一称呼在于它炫耀人类的宠幸和处尊越物。小到菌子若虫,大如游鲸象怪,在星球寰宇间平等如一条生命,何况其间自以为智慧的人类。 我更愿称他们为“精灵”,一个人类以为奇幻的却遍布于世间的生命之魂。

saddog1.jpg

当你看到它的表情和眼神,是否能感受到你心底一块柔软境地被触动。也许这只狗狗的生命并不忧伤,但它却能如镜般反映出人类的自怜和忏悔。 精灵的存在给了彼此灵魂的启迪。我相信能感受到“它的忧伤”并希望抱抱它的人也有一颗精灵般的心。

saddog2.jpg

飞鱼秀中听到这位“狗芬奇”Sam,也许很多人会对它的涂抹嗤之以鼻。欣慰的是还有人能读懂这只精灵的表达,并愿意出一个高价的表示回报它的启迪。艺术是对生命灵魂世界的解读。谁又能说Sam的涂抹低劣于人类自以为是的精准临摹呢?文艺复兴的印象派、泼墨挥毫的国字画,有人和Sam并肩涂抹着。 能感知模糊的灵魂,而不只是清晰的世界,正是精灵般的心。

artistdog1.jpg

人类觉得精灵讨打——就像这下面只猫猫,无聊时就给狗狗找碴,简单直率,轻松灵动——笑称其可爱却不承认自己的羡慕和嫉妒。当精灵们围着人类耍宝逗他们开心时,它们是在发问:为什么不和我一起——在比我们多10倍的生命时间中——寻找快乐? 为什么不?有人和猫猫一起简单直率轻松灵动。在他们看来讨打的才是丧失精灵之心的人类。

我们常以为智慧是形而上的计算和算计,繁杂琐绕。当我们意识到生存需要回归心灵真谛时,用智慧总结出的哲学却不过是这些精灵们一直在贯彻并试图告知我们的生命本真。

artistdog2.jpg

(Last modified: 2012-05-05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