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7日凌晨,就在上篇日志发布数小时后,我在睡梦中被一阵伴有疼痛的寒意催醒,发现自己春光乍泄,被子不知何时只遮体一半,冰凉的肚皮上一脉脉胀痛。我迷糊起床向老妈报警后冲向厕所,数分钟后并无明显战果……吃下止痛药抱着枕头倒在床上小腹痛楚却仍若无其事的继续,早餐后坐在电脑前勉强翻看着博客,我忽然感到开始头晕眼花几乎无法再忍耐不断升级的腹痛冲击——

pain.jpg

直到几小时后医院再次确诊,我都难以相信这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急性阑尾炎。而我的炎症恶化尤其快,医生推测阑尾已化脓急需手术切除,否则穿孔后果不堪设想。 虽然早有了解这是去掉一多余零件的最简单外科手术,但如此突如其来的七天住院开刀通知我还是难以接受。实际也已经痛的没有理由再去犹豫,熬到中午进病房等待手术检查我已经脸色煞白吐字困难只剩皱眉哼哼了,闻讯赶来的亲友见状无不心痛焦急……

羽中的七天历险记就此拉开帷幕。

transfusion.jpg

我并不想把这篇复出后的博文写成描写痛苦的回忆录。只希望诸位能体会到你现在健康自如的每一秒有多么的宝贵和值得去呵护和珍惜。 迄今为止在我住院的经历中看到也体会到了太多病榻上生不如死的呻吟和血肉模糊的生命挣扎。年轻的躯体也许还没有意识到,但你我最逃不掉的就是这属于自然的世俗。无论如何生命尽头的受难终会降临到你,为什么不在之前尽可能的享受这最美丽和阳光的点点滴滴?因为一生的快乐加起来也许都不足以慰籍你在受难一刻间的痛苦……

(Last modified: 2011-05-30 1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