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2009年家人就为我准备了红色的布带和裤衩,烙好一张大圆黑糖饼,按照中国人的传统习俗为我在本命年祈福。也许是因为我戏谑了艳俗的红腰带,不相信本命的归宿。牛年快要结束的时候,在这个24岁到来的时刻,我发现过去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踟躇……

me24.jpg

辞职回家这半年来,我一直在努力坚持着自己的梦想。从网络游戏到科幻剧本,从电子商务到创意联盟,我一点点的试,一步步的挪,一层层的抠……在我的眼中总有那五彩斑斓的世界,在我的信念里总有那苦尽甘来的一天。 我也曾无数次问自己:后悔吗?值得吗?能行吗?即使犹豫彷徨,也从没在自己的内心里得到半句消沉的回音。这是我的性格,也就是我的命运——宁走一条属于自己的崎岖小径,不轧跟随路人的康庄大道!

两年前我曾在登台一文中慷慨表达自己建功立业的人生志向。虽然初出茅庐,未料前方踏荆棘,读来依见赤子之心,至今不渝。回首与伟人同行的青春岁月,摸爬滚打,哪怕鼻青脸肿也如彼此痴笑,握手共勉……是的,无论绕了多少的远,吃了多大的亏,我们毕竟——还年轻。

上午输液时老妈笑语,老天爷想让你过个好生日,今天烧就退了。我抚摸着母亲布满皱纹和血丝的手背,说,生日就是母难日……儿子今年哪也不去,陪您一起纪念咱们幸存下来的日子。

12zodiac.jpg

24年,生肖精灵跳过两轮,可以把一条生命从无带到少,也可以把另一条生命从少带到老。算来,人生又能系上几次红腰带……在朝霞与夕阳间,我愿留下一道彩虹,展示我绚丽而不平凡的人生。

祝福在接下来的生命里遇到的每一个爱我和我爱的人——健康幸福,永远快乐。

luckybelt.gif

(Last modified: 2010-12-22 2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