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17日 启程(特别篇)

如法炮制我和大叔竟如演双簧般只要同时站到一名机器狱警前,几回合报名就能放倒一个思维短路的大块头。我们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嚣张地做出各种鬼脸pose,被围在中间也可以批量搞定……叽咕在后面跟着很无奈。大叔告诉我这些一代机器人肯定没打时空穿梭和年龄判定补丁,完全接受不了两个本人的现实……

最后那道分不清我们年龄的铁门也崩溃后,我似乎明白了自己如此重要的意义。眼看自由即将来临,铁门外的烟尘中又出现了一个机器狱警……“我是羽中!我也是!”我和大叔立马又笑得跟朵花似的——“身份确认!45岁—25岁!”回答不禁让我俩一愣。瞬间叽咕叫了声还没等冲上前去,机器狱警的机械臂就将还做花痴状的大叔凌空抓起。

2030年的我被钳得吱哇乱叫,叽咕射出一束激光也被狱警挡回,险些击中我。这才发现这台机器狱警从外观上就要先进很多!它把大叔举到旁边开进的一辆轿车旁,舱门打开,出来一个留着八字胡的老秃头。“哈哈哈哈……多亏我来得及时,”他对大叔奸笑了下,眼神又杀向我,“20年前的羽中?不错啊,我送了那么多东西竟还没有把你拦住……”

“我老婆阿棠呢?!”大叔强忍疼痛吼道。“嗯,你让她去带……他”,秃头打量着我,“可惜被我们截获了……你老婆很聪明,也很有胆量。看看她吧!”他大手一挥,新机器狱警在他面前投射出了一位裸体女性的身影,头顶被接满电路的罩子盖着,尽管年岁长了些,我还是一眼就认出那飘逸的长发和微翘的嘴角——正是昏迷中的阿棠!

“爱情的力量真伟大啊……”秃头不顾我和大叔骂声,“她为了反渗透到我的货物里,竟然做了AI阿凡达。多亏女仆机械有缺陷,在恢复记忆前被我们回收了……”大叔泪如泉涌。“扮成年轻时的样子以为还会让你再爱上她吗?!”秃头忽然掏出一团东西扔在我面前,是女仆被肢解的人型,阿棠的眼眸暗淡无光……我的脑袋嗡了一下。

body_apart.jpg

“放弃你固执的绿色梦想吧羽中。难道你还看不出机械的便利吗?让它们在泥泞的世界尽情践踏我们在地下享受,只是少了点新鲜空气而已……”秃头话音未落就被2030年的我啐了满脸。“为了她最喜欢的海棠花……为了那些仅存的生灵……你休想毁灭贝亚娜!!”大叔声嘶力竭。“那很遗憾,你老婆的命运现在就在我手里……”秃头举起一个遥控器,“她是在美梦中醒来,还是噩梦中死去?就看你的决定了。”

“你应该问我!”我大声的回答让秃头转过头来,扬起眉毛:“我以为只要问一个就可以了?”看着阿棠的“尸体”,我怒火冲顶,浑身颤抖:“我想你太低估阿棠的渗透策略了……秃鬼!”秃头刚皱起眉头,叽咕已从他身后一跃而出,准确的激光束将遥控器击得粉碎。秃头气急败坏,对机器狱警下令:“——把他给我捏死!!!”

叽咕见状直扑机器狱警的大手,却被另一只巨手打落。眼见未来的我命在旦夕,我大叫一声:“叽咕—分解!”叽咕的红眼睛闪了下瞬间分解成重炮级的装备,在我的空翻动作中件件到位,圣斗士羽中在半空倒挂金钩,制导射击——嘭!机器狱警的手臂被打断。

单臂机器人还没站稳又被一辆汽车撞了个跟头,正是WK-0302现身。“主人—贝亚娜卫兵答应给我上最好的润滑油—所以快上车。”刚从机械手中挣脱的大叔钻进汽车就吼:“……去阿凡达控制中心救出我老婆再给你换身喷漆!破损全包!!”WK-0302更起劲了,一个气垫腾空把刚爬起来的机器狱警又撞了个仰面朝天。我喷气上千补上致命一击,临死前新型狱警还不忘念叨:“25岁的!灭了我……”

秃头见势不妙轿车原地打圈就想逃跑,冲出硝烟弥漫的监狱大门一个急刹车,眼前已是密密麻麻的绿色卫兵——秃头被卫兵戴上手铐时还盯着我这一身装备耿耿于怀:“那只是个拖地机器人,不可能!这不可能……”45岁的我在阿凡达中心及时救下了妻子,尽管她仍昏迷不醒需要较长时间才能恢复。而我的使命,却已完成。

boom_robot.jpg

“2010年6月10日早出发的……我们是不是该回到临走那会儿?”络腮胡被卫兵拿枪指着后脑勺,我和他一起站在时空穿梭机上。挂了彩的大叔拄着柺杖走过来:“不,回到一个星期后的6月17号。”“为什么?”我不禁纳闷这样的失踪安排。“那一天非常重要,我不希望有任何再改变的可能……相信我。”我意味深长地握住了我的手。

在渐渐明亮的白光中我和未来的自己作别。快到达时,同行的卫兵忽然对我说:“这次回归的降落地点是45岁的您亲自选的。我和络腮胡就不出现了……祝您未来再次首富!”还没等回应,我就觉得身体周围模糊起来,瞬间感到自由落体,结结实实地摔到一片泥地中。

我刚哼出声就听见旁边有人尖叫:“哎呀,我种的海棠花!”起身脸上就挨了一巴掌,扇得我晕头转向。刚要发作,却仿佛如做梦般看到阿棠穿着粉红色的裙子蹲在我旁边……“看什么看,还不快点起来啊!”我起身发现压倒了几株海棠苗。环顾四周,是我居住城市的一隅。

“今天是……2010年6月17号?”我小心翼翼的问。女孩莫名其妙地点了点头。“……你不是机器人?”我激动地打量着阿棠。“翻墙摔糊涂了?”阿棠举起一根手指在我眼前晃着。我笑了起来,泪花挤出了眼角:“对不起,我家里有几盆新买的海棠花,就种在你这里吧……当作我的补偿!”

“好呀,这还不错。嗯……我们……在哪里见过吗?”阿棠用清澈的眼眸打量着我。“过去……未来都见过。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的眼前消失……”微笑着摇摇头,我在心里默默说着。

未来大富翁之路,才刚刚启程。

(全文完)

一篇练笔的小连载,感谢忠实读者的陪伴和你们一如既往的支持! 敬请关注羽中的更多作品!:)

(Last modified: 2012-05-04 12:59)